您的位置: 首页 » 佛学漫谈 » 佛教文化 » 禅宗丛林的修行律仪(下)
禅宗丛林的修行律仪(下)
编辑:蓁山观音寺 日期:2018-07-08 06:00
四、小参

小参是禅林用语,指随时之垂说,也称为非时说法。《敕修清规·晚参》云:“如住持入院,或官员檀越入山,或受人特请,或为亡者开示,或四节腊,则移于昏钟鸣,而谓之小参。可以叙世礼,曰家教者是也。”由于上堂说法称为大参,为了区别正式上堂说法的大参,而将随时垂说称为小参。小参也称为家训、家教,就好像一产人家有三五个子女,晚上回到家中,父母对他们日间所做之事的正误作出裁断,故称家教。《祖庭事苑》卷八曰:“禅门诘旦升堂,谓之早参。日晡念诵,谓之晚参。非时说法,谓之小参。夫是皆以谓之参者,何乎?曰:参之为言,其广且大矣。谓幽显皆集,神龙并臻,既无间于圣凡,岂辄分子僧俗?是以谓之参也。其主法者,以平等一心,应勤植万类,令法久住,岂曰小补?或以小参为家训,愚未之前闻。”

小参本来没有固定场所,常在日暮之时鸣钟,根据僧众的多寡,而在寝堂、法堂、方丈等处升座说法。说法内容包括法语、宗要及日常琐细,属于一种简单之宾主问酬方式。直至南宋,小参方才发展成为有仪式的定期说法。如《敕修清规·小参》云:“小参初无定所,看众多少,或就寝堂,或就法堂。乃至鸣鼓一通,众集,两序归位,住持登座,与五参上堂同。提纲叙谢,委茁详尽,然后举古结座。”

小参所讲述的内容,律典中都有论述。如《禅苑清规·小参》云:“小参家训,纲纪丛林。夫小能之法,初夜钟鸣,寝堂设位,集知事徒众,宾主问酬,并同早参。提唱之外,上自知事、头首,下至沙弥、童行,凡是众中不如法度,事无大小,并合箴规。广说乃至出家行脚,入众参禅,粥饭茶汤,晨参暮请,语言事业,动止威仪,应系众中规矩,并当委曲提撕。若其缄口无言,迤逦玄纲坠地。后进如蒙;胡,应当亥陨铭肌,敛片善以无遗,剔纤瑕而必去。小参之设,意在斯焉。”可见,凡是丛林中与僧众持戒修道,饮食起居等相关的内容,都可成为小参中讲说的话题。

在古代禅林中,有很多关于小参的公案。《联灯会要·德山鉴禅师章》云:小参,示众云:“今夜不答话,问话者三十棒。”时有僧出作礼,师便打。僧云:“某甲话也未问,为甚便打?”师云:“你是甚处人?”云:“新罗人。”师云:“未跨船舷时,好与三十棒。”

五、升座

升座即高僧登高座说法之意,是古代禅林仪轨。在古代,升座与上堂说法意思相同,在后世才有细微差别。《敕修清规·受请升座》云:“侍者覆住持,鸣鼓,如常上堂式。”《禅林像器笺》云:“古有上堂称升座者,如《临济录》。后世升座与上堂不同,诸录已分二名,不可概为一也。”古代上堂称为升座,普说也称为升座。如《禅林像器笺》云:“普说为升座,或上堂亦称升座。”可见,最初,上堂、普说与升座属于同一种意思。不过随着时代的演变,意思发生了变化。

升座一说,不仅佛世时有,佛教传入中国之后也常有此说。如《联灯会要·释迦牟尼佛章》云:“世尊一日升座,大众才集定,文殊白槌云:‘谛观法王法,法王法如是。’”《六祖法宝坛经》云:“时大师至宝林,韶州韦刺史(名璩)与官僚入山,请师出于城中大梵寺讲堂,为众开缘说法。师升座。”《临济玄禅师录》亦云:。府主工常侍与诸官请师升座,师上堂云:

‘山僧今日事不获已,曲顺人情,方登此座云云。’”

在禅林中,高僧尊宿往往是受拜请而登高座宣说佛法。一般系前一日受请,次日升座。升座之法式与“上堂”相同,所说之法则与“普说”相同。据《雪窦明觉禅师语录》卷一载,明觉禅师在杭州灵隐寺受“疏”之后,由众请而升座。

在禅林中,有世尊升座公案。如《碧岩录》第九十二则中说:世尊一日升座,文殊白槌云:“谛观法王法,法王法如是。”世尊便下座。世尊虽然升于说法之座,却未尝演说一句。丛林中每以此一公案表示第一义谛乃不立文字、言语道断者。

关于高僧升座说法的公案更多。唐代药山惟俨禅师升座说法示众公案最为禅者津津乐道。《从容录》第七则云:药山久不升座,院主白云:“大众久思示诲,请和尚为众说法。”山令打钟。众方集,山升座良久,便下座归方丈。主随后问:“和尚适来许为众说法,云何不垂一言?”山云:“经有经师,论有论师,争怪得老僧?”这则公案说明药山升座说法,虽未垂示一言半语,然当下即示现全身说法三昧,故药山随后所说“经有经师,论有论师”之语,亦不外表示经师所说之经、论师所说之论,仅为佛法真理的一部分,远不如丝毫不落言语葛藤之“全身说法”。

六、布萨

布萨,又作优波婆素陀、布洒他、布沙他、乌逋沙他。意译为长净、长养、增长、善宿、净住、长住、近住、共主、断、舍、斋、断增长,或称说戒。即同住之比丘每半月集会一处,或齐集布萨堂,请精熟律法之比丘说波罗提木叉戒本,以反省过去半月内之行为是否合乎戒本,若有犯戒者,则于众前忏悔,使比丘均能长住于净戒中,长养善法,增长功德。又在家信徒于六斋日受持八斋戒,亦称布萨,谓能增长善法。出家之法,每半月(十五日与廿九日或三十日),集众僧说戒经,使比丘住于净戒中。能长养善法,又在家之法,于六斋日持八戒而增长善法,谓之布萨。

至于布萨日之日期,诸经律各有异说。《中阿含经》卷十四、《增一阿含经》卷十六等以每月之八日、十四日、十五日、二十三日、二十九日、三十日(目口六斋日)行布萨。《四分律》卷五十八则以一日、十四日、十五日为布萨日。《大智度论》卷十三则以一日、八日、十四日、十六日、二十三日、二十九日等为布萨日。大致说来,半月中三度说戒,稍嫌过繁,中国佛寺中最终形成了半月布萨之制。《南海寄归传》二曰:“半月半月为褒;西陀,朝朝暮暮忆所犯罪。褒洒是长养义,陀是净义,意明长养净除破戒之过,昔云布萨者,讹咯也……

《行事钞》上四曰:“布萨此云净住,出要律仪云:是憍萨罗国语。”六卷《泥洹经》云:布萨者长养,有二义:一清净戒住,二长增功德。

布萨能令正法久住。如《善见律》云“云何得知正法久住?若说戒法不坏是……《摩得伽》云:“布萨者,舍诸恶不善法,及诸烦恼有受,证得白法,究竟梵行事,故名也。又云:半月半月自观身。从前半月,至今半月,中间不犯戒耶!若有犯者,于同意所忏悔。”

布萨可得五种利益。《摩诃僧祇律》云:“欲得五事利益,当受持此律。何等为五?一、建立佛法;二、令正法久住;三、不欲有疑悔,请问他人;四、僧尼犯罪者为依怙;五、欲游化诸方,而无有碍。”

持律之人可得五种功德。如《四分律》云:“持律人得五功德:一戒品牢固;二善胜诸怨;三于众中决断无畏;四有疑悔者能开解;五善持毗尼,令正法久住。”

七、上堂

上堂是指高僧上法堂说法。古代丛林中,长老住持可随时上堂,中世以后则有定期及随时上堂的分别。上堂是古代禅林中重要的弘法方式。上堂的时间有以下几种:一为旦望上堂,即每月初一、十五日上堂;二为五参上堂,即每月五、十、二十、二十五日上堂,另加上望上堂,约每五日上堂一回,故称为五参;三为九参上堂,每三日上堂一回,则每月约有九回上堂;四为出队上堂,即住持出外劝化,归来后上堂。五为因事上堂,寺内发生毁逆违难等事,住持乃特别上堂说法;六为谢秉拂上堂,谢头首秉拂之劳;七为谢都寺斋上堂,谢都寺办斋之劳,住持特为上堂说法。上堂中的“五参上堂”,又作五日上堂、五日升堂、五参升座。略称五参、五上堂。古代禅林中,每隔五日住持即上堂升座,为众僧参问之禅院仪制。

如《禅苑清规》卷二载,五日升堂激扬宗旨。初于每月一、五、十、十五、二十、二十五等六日上堂说法。其后以初一(旦)、十五(望)为祝圣上堂日(称旦望上堂),乃成一月四回之上堂;又旦望上堂与五日、十日、二十日、二十五日等四日之上堂,并称为五旦望。五参上堂(五上堂)之日,称为五参日,与旦望合称为‘五旦望’。上堂五参之法,系沿袭我国古代五品以上之官吏须每隔五日参朝一度之例。

依照丛林仪轨,住持上堂升座说法时,大众应站立听法。对于听者站立听法的缘由,《祖庭事苑》云:“或问:每质诸佛经,所集四众,未尝不坐。今禅门上堂,必立而听法,何谓也?曰:此百丈禅师之深意也。且佛会说法,四众云萃,所说法义,不局性相,所会时节,未知久暂。今禅门自佛教东流后六百年,达摩祖师方至汉地,不立文字,单传心印,直指人心,见性成佛,所接学者俾于一言之下顿证无生,所聚之众非久而暂,故不待坐而立也。百丈曰:‘上堂升座,主事、徒众雁立侧聆,宾主问酬,激扬宗要,示依法而住。’此其深意也。”

百丈禅师认为,高僧上堂说法,大众站立恭敬听法,一方面表示对高僧和法的恭敬,另一方面表示大众依法而住。《大智度论》云:“坐者于供养不重,立者恭敬供养法重。止此。”如《大集经》云:。金刚光藏世界大众至娑婆世界,觐见释迦牟尼如来,头面礼足,右绕三匝,却在一面合掌而立。止此……可见,大众站立听法,是表示对法的恭敬供养。

其实,不仅高僧上堂说法大众需站立听法,佛经中也有求法者站立听法的记载。如《华严经》中善财童子在参访诸方善知识时,都是顶礼其足,合掌而立,恭敬听法。《大智度论》中云:“佛法中,诸外道出家及一切白衣来到佛所皆坐。外道他法,轻佛故坐;白衣如客,是故坐;一切五众,身心属佛,是故立。若得道诸阿罗汉,如舍利弗、目连、须菩提等,所作已办,是故听坐。余虽得三道,亦不听坐。大事未办,结贼未破故。止此。”可见,佛陀说法,出家众中,除了已经得道者之外,其他人不许坐着听法。

在古代禅林中,在举行上堂之前,通常要挂上堂牌,以预告上堂之事。即报大众上堂时日之揭示,悬于法堂之前门,纵二尺三寸,横一尺三寸。《敕修清规》“上堂”曰:“凡朔望,侍者分附客头行者必挂上堂牌以报众。”